上海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上海夜场招聘网 > 上海热点资讯 > 上海夜总会招聘 >  原创小说:给一个夜总会妹子上了四天家教

原创小说:给一个夜总会妹子上了四天家教

  来源:夜场招聘网  
1.
几年前我刚入职,没钱,在网上发个帖上门教外语,一来赚钱,二来杀时间。
广告特别没有诚意,就写了两句话,差不多意思就是:“我,教外语,打钱。”然后随手一发,感觉也为生活努力过了,心安理得去打LOL了。
可结果一周后还真的接到了电话,我正在打游戏,电话对面是个妹子:“教英语吗?”
“对。”我操纵盖伦越塔强杀。
“多少钱?”
“一小时100。” 盖伦越塔失败被反杀,操。
“行。”
约好时间地点上门,整个通话没到一分钟。
2.
到那天,我拎着几本书颤颤巍巍地出现在某个中档小区楼道里。
妹子电话里说马上就回家,我就在门口等。
一会儿有脚步声,一个圆形的妹子从楼梯朝我这走来,慢慢遮蔽了楼道窗子透过来的光。
我草。
我想跑路,但是突然想到了洗浴店的小妹们。
不论来的客人是啥样的,总是敞着口子笑脸迎向,毫不犹豫地微笑地撩开裤裆,以坚强的性格和可敬的勇气承受各种姿势的高频冲击,让客人在潮热的时空甬道中寻到来时的窄路。
没错,就是这种职业精神。
我笑着迎向圆形的妹子,一边准备脱裤子,一边微笑着大声打招呼:“嘿,你迟到了哦同学!”
妹子横了我一眼,没有说半句话,进了隔壁的房间,楼道里又恢复了完全的光亮。
她没出声,但我看到她的口型,SX。
妈的认错了。我尴尬地挠了挠裆部。
然后有人从背后拍我:“是你吗老师?”
我赶紧把弓成O型的的腿站直,把手从胯下拔出来装作在挠头,然后转过身。
我草有点漂亮的。
3.
妹子穿着高跟鞋,水蓝色连衣裙,胸部鼓胀,臀部鼓胀,中间幼细的腰像是哑铃中间的抓手部分,艰难地维系着两头的重量,除了肤色有点黑,没什么值得挑剔的地方。
妹子把高跟鞋一踢带我进了房间,一室一卫里只有床茶几沙发卫生间,我跟在妹子摇动的屁股后面进去,眼睛直盯着连衣裙内屁股沟里透出的内裤痕迹。
然后摇动的屁股上的内裤痕迹转了过去,于是我感觉抬头看她年轻的脸,赶紧正色道:“同学你好。”
“老师你好。”妹子笑起来象她的屁股,啊不像一个水蜜桃。
稍微问了几句,这妹子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,这回说是突然心血来潮想学英语。
“同学你做什么工作的?”我随口问。
“我现在没有工作呢老师。”她笑道,轻轻给我削了个苹果。
简单测验了一下,我发现这妹子本来就学得不多,而且忘记得比较彻底,基本属于零基础。在一百个同龄人里,她的脸蛋奶子屁股起码能排进前二十,她的英语水平估计只能占据第九十五名。
我没明白她为什么想学英语,当然我一点都不在意,有屁股看我就高兴了。
让妹子照着新概念前几课瞎JB读了读,很快第一天的课就结束了。
妹子站起来送我,顺便在微信上给我转了账。
“辛苦了老师。”她把我送出门,并陪我等了电梯,手掌有意无意抓我的手臂。
我看着电梯门合上,她在电梯门的间隙里笑着跟我说:“下次再见!”
需要这么客气么。我的脑子里还回旋着她的胸部和屁股,心里嘟囔着。
4.
到了第二次约的时间,我被自己的鸡儿驾驶着,迫不及待如约而至。
这次又在门口等了半天,因为她在里面洗澡。
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裹着条浴巾来开门,拿毛巾擦着头发把我迎进去,依然是笑容满面:“老师你先坐,我穿件衣服。”然后闪身进了浴室。
浴室是毛玻璃那种,我呆呆坐在沙发上,看里面有肉色的影子在晃动了几分钟,然后她推开门就出来了。
这位同学比较实诚,说穿一件就只穿一件,我看着她出了卫生间,白色纱质睡衣里透出的胸口两点,有点口干舌燥。
房间的窗口刚好有光进来,我对着窗,她站在我和窗之间,然后阳光把她的全身打出了一个金黄的轮廓,胸前背光只看到两个凸点,却看不出什么颜色,但是顺眼往下一滑,水蜜桃上似乎又有些毛躁,让我莫名地焦躁不安。
我还没怎么见过这种大场面,这踏马也太讲究了。
来之前我就幻想过会不会出现比较香艳的情节,结果这剧情发展完全突破了我贫乏的想象力。
今天就给她半价吧。我在心里颤颤巍巍地做出了巨大让步。
她就在我身边坐下,照例给我削苹果:“老师今天教什么呢。”
她的语音语调倒是跟上次一模一样,没有因为凸了两点变得有任何诱惑。
我盯着她手里的苹果,咽了口水:“读……接着读。”
她把苹果递给我,袖筒里一瞬间露出里面软糯的弧线,然后翻开书,真开始读了。
我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读书声,真想拍自己一巴掌,真进入教学程序了?奇怪的情节呢?
她湿漉漉的头发都有点干了,本来因为水汽稍微贴在身上的睡衣也变得正常,于是凸点不是那么明显了,只能隐约看出是红色。
于是我跟一个凸点的妹子又读又教,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。
妈的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。
我觉得应该做点什么,可找不到起脚机会。只能看到那球在眼前弹跳,却控不住球,更别说射门了。对方也踢得很认真,只顾自己倒脚,根本不放水。我心不在焉地教着,终于还是听到了裁判吹响了终场哨。
妹子说:“今天辛苦你了老师。”
她本来就坐在地毯上,她的手机刚好落在远处的地毯那一端,于是她在地毯上爬着去拿手机,刚好把屁股对着我,露出了深刻的屁股沟。
水蜜桃般的屁股完整展现在我的面前,像是输了一整局的网球,突然出现了一个赛点。
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情况。最简单的处理方式是伸手到水蜜桃上,伸手直接抓出水来。当然可能的危险是妹子直接报警,
可我是一个正直的外语教师。你们懂的。
所以我没伸手抓,任凭这长满毛的水蜜桃从手边慢慢挪走。
手机上传来响声。我还是收了全款,想着给她半价的理由也消失殆尽。
水蜜桃转过身去,她直立地坐在了腿上,最后一点毛躁也被她按在底下不能动弹,唯有两颗葡萄直楞楞地盯着我。
我盯着她年轻的脸,开始布置作业:“今天的课文,麻烦请全部背下来。”
背不下来,下次一定打屁股。楼主心里说。
于是她又站了起来,金黄色的毛躁再次展现在面前。
“辛苦了老师。”她又一次像日本人般带着葡萄的轮廓低下了头,领口露在楼主面前,她肯定知道,可她好像毫不在意。
课也讲完了,钱也收了,我好像没有继续逗留的理由,只能依依不舍地,灰溜溜地滚蛋了。
5.
之后几天我一直觉得很烦躁,半夜经常被聒噪的鸡儿叫醒,吵着要去上英语课。我每次只能打开电脑里某个尘封的文件夹,唤醒里头的老师们出来嘶叫一番,给它上几节假的英语课。
每每开始上课,就像开了一辆好车在无人的高速公路上飞驰,车外只有皎白的明月,车上狭小的空间里却挤满了皮肤光滑的,热爱学习英语的小姐姐们,车上很挤,小姐姐们的身体只能无奈地交缠在我的身体各处。我被各种大腿和奶房紧紧固定在座椅中,只能勉力一手搓着方向盘,另一手飞快不停开始换挡。小姐姐们在喘息和汗水中不停喊着那几个熟悉的英语单词,推着我的档把,一起驶向快乐空虚的彼岸。
他妈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我握着滚烫的档把心想。
6.
我有个朋友叫大力,平日里精研哲学道义人生真理,经常跟我讨论各个宗教的精义,为我消解众多俗世的烦恼。
于是我找大力求教,跟他详述了前后种种,告诉他我的梦里老是出现会说英语的馒头和水蜜桃,告诉他我起伏的内心很难得到真正的安宁。
大力听完我的叙述,沉吟半晌,问出了严肃的问题:
“真的看到毛了?”
“不是特别清楚……”我还想描述一下。
“别说了!”大力一声断喝,脸上闪着庄严的光,
“草她,不亏。”
7.
这些按下先不说。
刚好当天晚上有饭局。晚饭一顿酒喝得迷迷糊糊之后,跟客人大声吹着牛逼勾肩搭背来到了第二场KTV。
所谓第二场是指那种素的KTV,男人嘛,喝多了之后总喜欢有个妹子听你放声狼嚎,然后鼓掌叫好,端茶倒水,陪你喝酒,提供软烫的肉体让你揉捏,让酒后的你感到意外的殷切和满足。
进门KTV小妹就站了一屋子,一个个开始自报产地:
“你好山东。”
“你好吉林。”
“你好湖北。”
……
我一直认为这种挑选的环节才是这整个场子的精华所在,让我们这种屌丝有一种终于能挑选妹子的快感。
于是我醉醺醺得一个个挨着瞄过去,然后发现有个小妹好像一直低着头,再仔细一看,我草这不是我在梦里夜夜驾驶的水蜜桃妹子吗。
我就说上课时她举手投足间带出来的,完全超越一般妹子的那股风骚味道。
妈的这就是职业素养啊。
显然她早就认出了我,冲我尴尬地笑了笑。然后就轮到我尴尬了,不选吧显得不照顾生意,选吧感觉又不太好意思摸。
以前有绿林好汉打家劫舍,跟着兄弟抢到熟人家里就会一样尴尬,抢吧对不起熟人,不抢吧对不起作为毛贼的职业操守,这种情况叫踹一个裤腿里了。
我正天人交战呢,一个同去的客人踉跄着一个个妹子打量过去,马上要选到水蜜桃妹子了。
我一个激灵,一个箭步上去把她拽了过来,她的裙沿提得不能再高,被我拉扯的这几步间便稍微露出了白色的痕迹,再一摸她光溜的大腿,肌肤早已被空调吹得触手冰凉。我心中一荡,看来我们真的弄到一裤腿里了,起码今天晚上是的。
她今天穿着白衬衫,口子却故意开了几个,下身是包臀裙,鞋跟很高,坐着只能倾斜小腿,看来走的是OL路线,我一拉她前的工作牌,瞅见上面写着幂幂。
这幂幂有点黑呀,我心想,就是不知道脚臭不臭。
我们都有点拘泥不能放开,我的手搭在她的大腿上,明显感觉到她有些僵硬,脸又有些红,她看着我的笑容也有点发紧,
“你……在这工作啊。”我问了第一句废话。妈的都摸上了。
她轻轻嗯了一声。
于是我也不好意思继续揉她的大腿,转而把手放回了自己的胯下。
为什么一对男女在KTV了还不能放开一切束缚不顾一切地乱摸?还要说这些屁话?封建礼教害死人啊。
尴尬的时间好像持续了很长又很短,同来的客人都纷纷选好了妹子开始唱歌,桌上的啤酒咔咔咔开了几十瓶,酒桌上热烈的气氛在音乐里开始延续。
大家开始串着敬酒,幂幂不停给我倒酒,然后每次有人过来敬我的时候,她也倒上跟我一样多的酒,跟对方碰杯,然后陪我一起喝下。
我本来酒量就不太行,第一场喝得就多,这会儿几杯啤酒急着下去,整个人站着都有点打晃,幂幂赶紧搀住我坐下,给我倒茶,让我靠在她肩上,我低头一瞥,故意开扣的白衬衫领口里埋伏着巨大的沟壑。
我的脑子里闪过那天在光线下毛躁的轮廓,瞧见她此刻涂得鲜红的嘴唇,于是我伸手摸进她白衬衫的领口。
她下意识地躲了一下,轻轻带开我的右手,于是我便成了伸手环抱她的腰,头刚好顺势滑进她胸口的沟里。
她这次没有再躲,轻轻用手抚我的脸,像抱着一个小朋友:
“你醉了老师。”
8.
那天晚上的记忆就停止在幂幂的笑容里,我感觉自己做了个梦,梦里我滚落在一个狭长幽深的峡谷,我慌张地去寻那来时的路,却摸进一片浓密的树林。
等我再睁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,我在自己的床上醒来,发现被子反盖房门没锁,衣服都没脱,就知道是被人扛回来的。然后宿醉的感觉就来了。
喝酒和谈恋爱一样,在沉迷的当夜总是肆无忌惮地过量使用,失恋的惩罚和宿醉的痛苦又都出现在第二天的早上,折腾得你像条翻滚的狗子。
我感觉太阳穴有个小锤子在不停地敲,一看表上班已经快迟到了,只能忍着剧烈的头疼胡乱出了门。到办公室报个到实在被头疼和呕吐折腾得受不了,又径直奔向了部门的医务室。
我坐在医务室排队,前面就一个同事正在看。
医生是个老头,慢悠悠问同事:“哪儿不舒服啊?”
同事:“肚子这儿,一戳就疼。”
医生:“那你不戳呢?”
同事:“那没事。”
医生:“那你别碰它不就没事儿了?”
同事:“……”
我一听也愣住了,妈的这老头有点东西啊。
同事赶紧略过这茬:“医生,我以前胃不好,应该是胃病发作了,开点胃药吧……”
医生打断她:“你是医生还我是医生?”
同事:“……”
医生:“你啥都会了,找我来干嘛?”
同事:“……”
我赶紧站起滚了出来,敢情我再被这医生拷问一番,怕不是当场要吐胆汁在他脸上,当下按着肚子走了。
回到办公室瘫在椅子上,头疼根本干不了活儿,又无人可聊天,于是随手给幂幂发了个微信:“头疼。”
9.
直等到差不多中午幂幂才回信:“早呀老师。”
然后她问:“那今天的课,就不上了?”
我才想起,今天还跟她在下班点约了课。
我想起梦里那狭长的沟壑,宛如风筝线般的一线天,直牵到峡谷深处,然后又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疼。
“上不动了同学。”我打字。男人只有在身体受到折磨的时候,才会放弃对漂亮女人肉体的追求。
“要不下午到点看情况,”幂幂回得很快,“你要是好点了就过来。”
“多喝热水。”她又补了个笑脸表情。
“不管用,今天量有点多。”我回她。
“那换棉条吧,别侧漏。”幂幂又笑。
“嗯,就换。”我把手机一扔,瘫在椅子上。
……
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幂幂又给我发消息:“来吧老师,我请你吃饭。”
行,横竖也是头疼,而且经过一天的折腾,这会儿已经有缓解,此消彼长,幂幂的大腿屁股在我的脑子里又有了甜蜜的香味。
据说坐着轮椅的老头刚整完老头乐,还能两眼放光半个钟头,要男人对这种事情失去兴趣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。
我下楼打车,往幂幂的奶房驶去。
10.
进门看见幂幂光腿赤着脚,穿着一件简单T恤,半短的白色裙子长度刚好挂到膝盖,腰身被裙沿箍出一道介于上下山坡之间的波谷。她见我来了,简单撩起头发往后一扎,在沙发上给我挪出个座位。
别看昨晚已经有了相对深入的交流,白天又在微信里扯了几句,可一旦真见面,介于老师和学生,客人和小姐之间的鸿沟,还是深刻了起来。
“你……来了老师。”她赶紧说。
“……嗯。”我坐下,然后发现教材都没带。
她习惯地伸手给我拿苹果。于是房间里只剩下削水果的声音。
我有点尴尬,扶了扶脑袋。
我们的位置跟昨晚在KTV里的差不多,我坐在她右边,她埋头在削苹果,于是我又瞄到了我昨晚去过的谷沟。
“老师…你在看哪儿呢,”幂幂没抬头,“昨晚还没吃够么?”
我老脸一红,收回目光。
她又问:“还头疼?”
“嗯。”
她放下削好的苹果,指了指床:“躺下,给你按按。”
11.
我躺在床上,头刚好在床沿。床不高,于是幂幂跪在地上,把我的脑袋抵在她胸口,开始给我揉太阳穴。
我经常出入各种按摩场所,盲人按摩那种,感觉到幂幂的手法比专业的也没差了多少。
我感到一阵舒适,一整天的疼痛和呕吐感稍微减轻。
“学过?”我问。
“刚来北京学过,还在店里做过几个月,”她手上没停,“后来觉得太累了,朋友介绍就去了KTV。”
幂幂的脸在我的脸上方,按了一会她的呼吸开始稍微厚重,一丝丝吐在我的脸上。
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感受过,一百个妹子里,差不多能有十个妹子,她们的口气是甜的,带点香味那种。
我闻着她嘴里吐过的香甜味道,感受头顶两团软肉的挤压,突然感觉头疼都已经痊愈了。妈的这么色情的服务,真是简单而有效呢。
“舒服点了么,”她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“老师?”
我忍不住往头上伸手,反手环过她的脖子,想往她嘴里寻那香甜的源头,却被她轻轻闪过,顺势上床,翻身跨坐在我的腰部,掀开我的衣服开始给我揉肚子。
我的胃在经受一整夜的虐待之后终于感受到温暖的抚慰,舒服得连出了几个嗝。裆部却感受到她底部的一点温热若有若无隔着裤子不停摩擦。
她的整个裙子都往外摊,那跟我裆部对接的,应该就是真材实料了吧。
不能丢了场子,我心想。
于是我适当硬了硬,撑撑牌面。
12.
幂幂肯定感受到什么,嘴角上扬,拿手一点我的鼻子。
于是我礼节性地回应,去摸她半跪在床上的大腿,沿着闪亮的公路一路盘山上去。
屋里空调开得很足,我又感受到那冰凉的肌肤触感,忍不住自己也打了个冷战。
原来大话西游里猪八戒说,我打了个冷战,是这个意思。
幂幂这次没有躲闪,任由我的手在她冰凉光滑的腿上摩擦。
虽然我的头还有跳动的疼痛,虽然她在我身上,好像按得一丝不苟。但是我们都知道,像那升落的白昼黑夜,像那重复的花开花谢,像此时疯狂击落在窗沿的淅沥雨声,一场剧烈的交媾已经不可避免,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13.
幂幂俯下身子,把胸口贴在我身上:“冷吗老师?”
这是一个并不晦涩的引子,于是我顺势搂住她的身子,让我们的身体更加紧贴。
她的上身被我抱得不能移动,却忽然伸出一条腿攀上了墙壁,我看到她的裙角向大腿根部滑落,看她的脚趾不停上行,终于白裙底下滑出了丝状的黑色内裤边沿,她的脚趾也够到了墙壁上的开关。
“啪。”于是灯灭了。
窗帘拉得很严实,我们落入了沉默的黑暗中。
我在黑暗中想开口,却被旖旎而来的幂幂缠住了舌头,互相封印了说话功能。我感觉她温润的嘴唇移向我的下巴和脖子,听见她窸窣在解自己的简单衣物,我感觉那一片温润又向我身下移去,我想大喊,又被她伸出两根修长的指头轻轻扣住了我的嘴唇。
我闻见她指头上面的苹果香。
不知是由于她灵巧的嘴或是其他温热的某处,我的世界突然变得滑腻而湿润,象多年前某个拯救城市的懵懂男孩,手足无措地去堵那城墙上漏水的快乐眼儿。
我仿佛又回到了经常疾驰在无人高速上的狭窄跑车上,窗外的洁白的月光依然如昔,诸多小姐姐却都已消失不见,月光映照着车内的交缠肉体,却只剩下了幂幂和我。
我在慌乱中已操不住方向盘,炽热的档把在关键时刻又不知道没入何处,只能任由失控的跑车奔进嶙峋的乱石滩,这湿滑的乱石滩越行越逼仄,直吸得我们止不住加速,于是我和幂幂无可奈何地纠缠着被颠簸得上下起伏,只能紧紧抓住对方,直射向那不知名的远处。
在一片轰杂中我听到幂幂的声音,那声音钻进我的鼻子,象一只香甜的手拂过我嘈芜的心。我只听她的轻语中夹杂着止不住的喘息。
“你…喜欢我么…”于是我听她在我耳边哼道,“老师?”
14.
我躺在床上,直勾盯着幂幂家雪白的天花板,刚才的急速驾驶让我的心神有点缓不过来,还有那九曲弯、乱石滩,尤其最后一脚油门过于凶猛,感觉连着我的脑子一起被冲到那宽阔滑腻的海里了。
“老师…”幂幂翻过身来,整个人贴在我的正面,鼻子顶着我的鼻子,“我…可不便宜哦。”
我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大眼睛,想起我那空虚的账号,心中有淡淡的忧伤。
货是真不错,可这是仙人跳啊。
没等我回话,她的嘴角又一扬:“罚你…请我吃顿好的!”
我心中偷偷松了口气,点点头,搂着她温存了一下,起身穿衣服。
她赤着身子起来,拿起刚才削好的苹果,轻轻咬了一口。
“那。”她用牙齿叼着,喂到我嘴里。
15.
幂幂胡乱套了件T恤短裤,拽着我下楼。
所谓的请她吃顿好的,原来也只是楼下的黄焖鸡。她用手腕上的头绳扎起头发,防止垂到面前的食物里。
“不找间好点的?”我问。
“老师,你说…”她没回答我,自顾自挑逗着碗里的鸡块,“我都上了三次课了,怎么感觉又忘得差不多了?”
第三次上的不是课吧,我心说,嘴上嗯嗯应着:“一开始就是挺难的呢。”
“我这人不太爱学习,”她鼓着腮帮子,“可又羡慕你们这些有知识的人。”
“你学英语干嘛用呢?出国?”我其实一直不敢问这句,怕点醒了梦中的她,就再也不找我上课了。
“出个屁国,”她噗嗤笑了出来,“就是心血来潮想学着玩儿,可能生活太无聊了吧。”
“见了面又觉得,老师你还挺有趣的,所以又约了第二次。”她拿嘴唇吮了吮筷子,又用筷子头来点我鼻子。看来她是真喜欢点鼻子这个动作。
“所以上次…”
“上次我故意逗逗你,你要是别那么木…”她盯着我,“我们本来就可以象今天这样呀。”
“后悔了么老师?”她的嘴唇沾了点油,显得有点亮晶晶,“嗯?”
“后悔。”我老实回答。
“我送你回去老师,”她吃完拿纸抹抹嘴,“你还是个病人。”
“不用了我自己坐地铁。”我抿抿嘴,经她一提醒,头倒是又开始疼了。
“没事我上班还早。”她站起来拽我就走。
16.
幂幂从停车位开出一辆奔驰,我坐在她的副驾上。
妈的看这架势,刚才我是被她睡了?我悄悄拉上安全带,心想。
一路无话,车子开到我租的老居民楼下。
我思考着该用那句话跟幂幂道别的当儿,她凑过脸来,给我好好留了个吻别。
“你…去上班了?”我问。
“是呀,要赚钱呢。”她点了根烟,这是我第一次见她抽烟。
于是我瞧着奔驰的尾灯一路远去,转身上楼。
……
“大力,这咋整?”我找到大力把事情描述了一下。
大力认真听我说完,发表了意见:“我草。”
“你草啥,问你接下来咋办呢?”
大力默默点了根烟,我见着他的手有点抖,于是他指导我:
“先睡着。不亏。”
17.
我跟幂幂好几天没联系,她也没约我上课,我每次拿起手机又放下。我是个老实人,毕竟人家身上都贴着不菲的价格牌,我也找不到继续试吃的理由。
但是在每天夜里,心里总是想起那个雨点敲打窗台的下午,游走的湿润嘴唇,自己会爬墙的光滑长腿,然后我看见她的脚趾扣灭了灯光,然后叠回长腿,跟我的身体旖旎交缠。
妈的鸡儿又上头了,只有学习能让它快乐。
我打开电脑里的甲级教师资质列表,找出最像她的一款,跳上了疾驰的跑车。
车依旧在高速上奔跑,我听见车上的美艳小姐姐在呼啸的风中大声喊,等一下!我老公呢!
我左手熟练地搓着方向盘,心里却生出一丝冰凉,对平坦的高速路觉得索然无味。古人云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
我扶着冰凉的档把,叹了口气。
教练,我想去乱石滩。
18.
第二天午饭时间,我闷头跟盘子里的难吃饭菜战斗着,女领导慢悠悠坐到我对面。
“给你介绍个姑娘。”她低头拨着橙子,被短发遮住了一半脸。
“师姐…”
“我知道你喜欢啥样的,”女领导抬头横了我一眼,分了一半橙子给我,“去看看。”
19.
晚饭时间,我匆匆摸到某个商场,一看表,还算没迟到。这个点是商场最热闹的时候,我在一楼大厅站着,边上人群像流水般从我身边绕过,我看着商场里闪烁的各式大牌,不知道这里的包包今夜会成为多少老实人的武器,试着起开女神紧绷的内裤,去寻那草莓味的海鲜。
我感到有人从背后拍我:“是你吗?”
我连忙转头,面前的姑娘站着跟我差不多高,一头黑发扎在脑后,笑着跟我伸出手:“你好,我叫小泽。”
在我印象里,名字里带泽的人,都比较厉害。比如吉泽明步,比如小泽圆,比如小泽玛利亚,一瞬间我的脑子里转过她们凶狠的车技,于是抬头看她的脸。
她的脸上雪白,皮肤很好,嘴里戴着牙套,反而显得有点可爱。身上衬衫短裙小西装,一双白腿从裙沿笔直向下,伸进了一双黑色高跟鞋里。
“我的手都举得有点酸了。”她笑着提醒我。
“不好意思。”我连忙去摸她的手。她的手很软,握着我的手,却好像直接在提拉我的某个部位。我赶紧松开手,趁她没注意调整了一下裤子,带她往楼上走去。
妈的女领导还是懂我。

责任编辑:16夜场招聘网小编
关键词:原创小说:给一个夜总会妹子上了四天家教